西北大学论坛┊西北大学bbs┊西北大学┊西大论坛┊西大秦风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移动 移动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710127

颓废的大学四年(男人女人那点事)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迁北如实的讲述着自己昨天做的梦。我说昨天晚上睡觉总听到“吱扭吱扭”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红中听得甚是激动,不停的往铁架床的钢管里弹烟灰。
      
      最郁闷的还是迁北,平时抽烟不勤的迁北,坐在床上,一根接一根的抽着。男人在郁闷的时候,发泄的工具除了女人,酒,就是烟了。而且相对前两者是最经济实惠的。
      
      红中说:生活就够艰辛的了,没想到,这繁衍后代的任务也同样艰辛。
      
      川西说:打了呗,不然让佘晶休学回家,把孩子生了再回来上学。
      
      迁北粗暴的说:你他妈扯蛋。
      
      祥东说:我发的避孕套你丫的没拿着用啊?
      
      迁北懊悔的说:没啊,带那个没感觉,也不能表达我们之间的爱。
      
      祥东说:那你又没楠木那技术,你还不带!以后带吧,人家佘晶还没说啥呢!
      
      我说:我操,你丫怎么知道我不带?
      
      迁北一激动给吐噜出来:谁说的,带那东西她也不爽!有一次,我抗枪抗累了,传教也传烦.弄个男下女上式,结果还没几下呢,她起身把套套拽掉了,又从新坐了上来!吓得我差点软了,幸亏她嘴。。。
      
      说到这里,迁北才感觉不对,赶忙又低下头继续抽烟不说了。
      
      这一下可炸了窝了,我说:可以啊,咋样?爽歪歪了吧?跟刘氓他那女的有一拼啊。
      
      红中匝着嘴道:回味着。。。意淫着。
      
      川西说:你给她试了吗?
      
      迁北说:试什么?
      
      川西急着说:你个半吊子,不懂?拿试纸啊!
      
      迁北说:没试啊,哪有?
      
      川西无耐的说:药店!那你的姿势都哪学的啊?
      
      迁北瞪着眼说:老师又不教,课本也没写啊?不都是从日本电影里学的吗?你不是啊?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川西狰狞的面孔挤不出来一个字。
      
      我想:是啊!好多东西不都是大家自学的吗?也许大学就是大家自学!
      
      过了一会,川西一脸婉惜的说:其实都挺不容易的,另一个世界需要你,你还不能不去。
      
      我想:不错,人都是“逼”出来的。
      
      在此:免怀一下饭岛爱。
    下午迁北回来,一进门脸红的像被抽了几百个大嘴巴,躺在床上,把一兜东西仍在身边。
      
      红中叼着牙刷满嘴泡沫说:买的什么好吃的啊?我正好饿了。
      
      说着打开放在迁北身边的食品袋。
      
      红中拿出一个试纸说:这是什么呀?
      
      迁北说:别摸坏了!他妈的摸出个大队长(三道儿杠),我该疯了。
      
      红中看着床上的食品袋说:这东西还挺硬啊?你丫的买这么多想插死佘晶啊?还是想插死你未来的宝宝啊?
      
      川西从被窝里钻出个脑袋,说:∵,这不是插的。
      
      迁北说:那医生给我讲半天,我脸都红了。最后说现在搞活动,买五赠一。研究的道路上不都是一次一次的试验才得出真理的吗?再说现在造假的又这么多。我多买点,多试几次。
      
      迁北又说:妈的,食品袋还要我钱!
      
      红中说:操,说是为了环保。现在食品袋还收他妈钱。大中小的价格还不一样,就差出点品牌的了。还是避孕套好,大中小都一个价格。现在的食品袋就像六七十年代的衣服,按布的多少算钱。避孕套就像现在的衣服,一个品牌的大中小都一个价钱。
      
      迁北说:是啊!我叔叔那运输公司,拉蔬菜的车属于绿通车,国家对于这种车不收高速费,为的是降低蔬菜的价格,可最后呢?钱全让拉菜的赚了。菜价一点没降低。
      
      红中说:是啊!国家的政策好,可到了下面就不是那么回事了!
      
      川西又一次钻出脑袋来,说:别扯蛋了,说半天又没用!还他妈让不让睡觉?
      
      红中说:再睡天就黑了!
今天是情人节,平时都是中午才起的我们,今天全是一早就起来了,各自淑妆打扮,有媳妇的约媳妇,有情人的约情人。两者都有的,前半夜陪一个,后半夜陪你个再牛比点的,把媳妇和情人关系调节得特别好的直接双飞!两者都没有的意淫着今天能有个很浪漫的邂逅。
      
      红中就是属于两者都没有的,他问在窗台发呆的小北说:小北,上课去不?
      
      小北目不转睛的说:你去了也是睡觉,在宿舍睡岂不是更舒服?
      
      红中说:你以为我愿意去啊?每次都是用五种声音提心吊胆的答“到”。
      
      红中又问:今天上什么课?
      
      结果四个人都说不知道。
      
      隔壁的刘氓推门进来说:有doudizhu的吗?一缺二啊!
      
      川西说:呦,今天不打升级了?
      
      刘氓说:他妈的都过情人节去了。人手不够。
      
      我说:你怎么没去啊?
      
      刘氓说:去啊,晚上出去活动。大白天有什么可过的。
      
      中午,红中回来,一看人都齐着呢。说:怎么都还没出去呢?
      
      川西说:我等着约紫薇呢。
      
      祥东不乐意的看着他,说:我也约紫薇。
      
      我说:有去吃饭的吗?吃饱了下午去泡妞。
      
      红中说:我去。
      
      我高兴的说:嗯呢,你帮我带回来一份。谢谢。
      
      
      到了下午,迁北拿着一袋试纸去找佘晶。
      
      川西和祥东等着紫薇下课。也为难他俩了。
      
      我揣着买好的项链和川西给我的套套就杀出去了,去找洁。好几天没看见她了,挺想她的,一直发信息,打电话,但见不到本人。现在这样的社会中,不在一个学校的情侣很难维持特别长久的感情,而在一个学校的男女朋友大多在毕业那天都失恋了。
      
    我找到她时她都在那了,从认识她开始,都是她在等我,我也不习惯等她。其实男人都不是很喜欢等人,这是男人缺少的细腻的地方,但唯独等人上床除外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街上卖玫瑰花的学生很多,他们也蛮有经济头脑的,批发的时候三元每支,随着一天时间的变化价钱也变化。早上卖五元至十元,中午直接十五元,晚上十五至二十元。但这些是脸皮薄的,脸皮厚的都去卖套套等保健品了,一个套套一角至两角,卖到一元到两元,这是暴利啊!事实证明只要拉得下咱这张脸,不管是钱,权利,女人等等,什么都可以拥有。
      
      我拿着玫瑰给了洁,她高兴的接了过来,样子特别开心。洁说:我第一次收到玫瑰,谢谢你。然后在我嘴巴上亲了一下。我搂住她,她在我怀里撒娇。
      
      我说:我好想你。
      
      洁说:哪想呀?
      
      我说:哪都想。我的印象里,她的这句话就是暗示我,除了心里在想她,还有小弟弟也在想她。我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,这个只有女人们能告诉我们男人!
      
      大街上,人流穿梭。一对对情侣在甜蜜的享受着爱情带来的幸福。我搂着她走着,目的地当然是旅馆。情人节无非就是给感情还生涩的情侣们享受高潮制造机会。虽然有很多女人跟本享受不到高潮的感觉。然而真正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旅馆。
      
      走着走着,洁的手机响了,她掏出一看,愣了一下,还是接了:喂?
      
      不知道那边说什么。洁说:我在外面玩。
      
      不知道那边说什么。洁说:我过不去,我也不想。
      
      还是不知道那边说什么。洁的语气有点不对,神色也变了。洁说:好吧。那你等我。
      
      洁挂了电话,说有事情,我问她怎么了?
      
      洁结巴的说:她朋友出事了,要她现在过去。
      
      我很不情愿的说:我不想你去,什么事啊?非今天去?
      
      洁说:以后跟你说吧!
      
      我急了说:是他?那个小白脸?
      
      她刚要走,我一把拉住洁的胳膊,说:你不许走!
      
      洁努力的挣脱开,然后拦了一辆车,走了!
    她走的一刹那,我感觉她以不是那么重要,无耐的站在原地。有些事情只要想得很开就可以了。
      
      平时这条喧闹的大街,让我感觉特别熟悉。特别是到晚上,这里摆摊的。
      
      尤其是炸野味儿,就像当时的我。寒冷的夜晚,把我放入温暖的油中,再拿出来,抹上一冰凉的酱。
      
      爱情,只在乎曾经拥有,不可能天长地久。至少,我们爱过了。
      
      毕竟我们都是普通人,人要面对现实。
      
      走着走着,我想起了子墨,她现在在干麻?总不能跟我一样吧?掏出电话又放了回去,也许她在和她现在的男人不亦乐乎呢,我不要打扰他们了。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,感觉就像在∵的时候,你身下那个你爱着的女人叫出了别的男人的名字。
      
      的确:曾几何时?我的床上不知道是谁的女人,我的女人不知道在谁床上!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8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如行尸走肉般晃到了学校门口,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!
      
      在门口那看见俩怪物,仔细一看,原来是川西和祥东。
      
      我走过去,刚要说话,紫薇突然蹦了出来,说:都怪你!你看他们俩老跟着我。我寝室的朋友都给吓跑了。
      
      我心情本来就失落,你还抱怨我?我无耐的说:怎么又怪我了?又不是我吓走她们的。
      
      紫薇抬头对着我叫真儿道:就是你,就是你!
      
      我看着川西他俩没说话,祥东一劲冲我傻笑。
      
      也不知道为什么?我直接拉起紫薇,又像校外走了出去。
    他俩起初要追过来,随着我和紫薇脚步的加快,或者说,我拽着紫薇跑。他俩也没赶过来,毕竟大情人节的,俩大老爷们在外面溜哒会让人想入非非的。
      
      川西回到宿舍,他不甘寂寞,找到了他的狐朋,出去嘿咻嘿咻了。
      
      经过了紫薇一系列的努力,终于没掉进虎口。
      
      川西回来还说:还是要挑熟女,裙子好揪嘛!
      
      祥东也找了社里的歪瓜列枣,事实证明,有总比没有强。
      
      他则慰安自己道:等下界,等下界嘛,女人会有的。
      
      不知道跑了多久,我累了,停了下来,紫薇把我手从她胳膊上拿开。
      
      我说:他们俩真不关我事,你魅力大,又漂亮,人又好,他俩都看上你了。
      
      反正说了一堆阎王听了都不忍心收留我的话。
      
      她可能听惯了这些能甜死人的蜜语,笑着说:喂?上面空气新不新鲜?
      
      我当时脑袋的第一反应就是:她暗示我抱起来呼吸新鲜空气?我又想,可这也不会轮到我吧?
      
      我要抱了,她害羞,然后继续往下发展,这种可能性就像在安全期带着套套还他妈能中奖!
      
      还有就是啪的给我一嘴巴,然后争脱开转身就走,我追上去也不理我,这种可能性就像在危险期时,居然没带套套还射里面了。
      
      虽然我认为在危险期没带套套还射里面了彰显了男人的英雄气概,但是我认为我还没有到那个境界。我现在不能抱,如果有机会再把握吧。
      
      虽然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女人是留给有钱的人的。
      
      我说:嗯,新鲜呀。下面都让汽车尾气给污染了。还有现在人活着压力太大,都靠放屁减压。所以,上面空气相当好一些。
      
      她又笑了起来,说:讨厌。
      
      我看她笑了,便放下心。
      
      我说:去看电影吧?演集结号?
      
      她说:那个战争片儿吗?我不喜欢看,里面总死人。
      
      我想:也是啊!因为一个没吹的号,没有顾忌到战士们,死了那么多人。国家在弘扬啥啥啥政策好的时候,没有争取民意,只会制造民意,伤了多少人民的心!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把紫薇送回去,我回到宿舍,红中自己打着游戏,旁边摆着瓶小刀,还有花生豆,锅巴等等。
      
      我说:够滋润的啊?
      
      他撇了一眼我:都出去了,我能干麻?来一块喝点。怎么回来了?没去打泡?
      
      我看桌上东西也不是很多,一会祥东回来应该也得喝。我说:没去。我再去买点去,这不够!
      
      红中说:我也去,我自己都快待疯了!
      
      我俩杀像楼下。
      
      路上,我说:红中,你怎么不找个女人?
      
      红中说:这找女人就像买彩票,不是强求的事,五百万不是那么跟睡都有缘分的!
      
      我说:我操,你别说了,我还没喝呢,就有点晕。
      
      买完东西,我抱着酒,他拎着吃的。走着走着,他把吃的仍给我这,说:我的五百万啊。。。
      
      跑到一个黑影那,不知道去帮着拣掉在地上的什么东西。
      
      我在后面听着,红中说:我来帮你拿。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呀?你没去过节啊?
      
      那女的说:谢谢你,我没去,你不是也没去?
      
      红中扭捏的说:嗯,没去,没有。
      
      一会到了女生楼下,红中把东西给了她,就恨不的能给拿进去才好呢。他望着那女的离去。
      
      我过去问:你认识?
      
      红中说:不认识。
      
      我说:噢,那你丫的还挺积极。
      
      回到宿舍,祥东已经回来了。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,带着杀气,我知道是因为紫薇。
      
      喝酒的时候,我跟祥东说了紫薇的一些事,他也没怎么样。这样我俩才放开了喝,不然心里有事,一喝就多。
      
      只是红中今天出其的高兴,又喝喝了半斤多白的,还弄了两瓶啤的。一劲说要搞刚才那女的。
      
      结果,我还是喝多了。厕所里,本应该明天从下面出来的东西,再没吃完一个小时后就又从上面出来了。
      
      就好似人出生一样,从哪里进去的,就从哪里出来!
      
      第二天醒来,难受的要死,饿的也要死,红中今天也没去教室睡觉。
      
      子默打电话过来:喂?你在哪?
      
      她哭着说:我在外面。
      
      女人犯了错,一哭我就没办法了:怎么了?别哭,怎么了啊?你说!我关切的问。
    她哭着说:我对象把我肚子搞大了,可他不管我了!
      
      我茫然的问:那怎么办?
      
      子默抽畜的说:我想回去,你帮我。
      
      我平淡的说:你回来吧,回来再说。
      
      我把手机仍床上,躺下想着曾经我爱的姑娘。
      
      电话又响了,我拿起电话温和的说:又怎么了?等你回来再说,好吗?
      
      说完我才觉得声音不对,一看号码是洁的,我噌的又坐起在床上。
      
      洁也哭着说:我在外面,我不想回去。
      
      我的血液直接冲到脑门:你在哪呢?昨天你干麻什么去了!?还关机?!
      
      她继续哭着说:楠木,我不想骗你!昨天他把我骗来,说他出事了,我才去的,可去了才知道他没事。
      
      然后呢?我压住怒火问。
      
      过了一会她说:他不让我回来,说爱的还是我,然后,把我给。。。
      
      我沉默了一会,用及其抵沉的语气说:没关系,你可以回到他身边,我不想你在我身边心里还装着他!
      
      谁也不能容忍:易拉罐拉环爱着易拉罐,可易拉罐心里装的却是可乐!
      
      她哭得更厉害了说:我昨天危险期,他弄完了,今天让我买了药(紧急避孕药)吃了,把我丢在马路边上,就走了!
      
      我不说话了。挂了电话,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了。或者说,我更不知道怎么安慰我自己!
      
      我发信息给她,让她静静,好好想想吧。大家都冷静冷静。
      
      这世界是怎么了?女人都是怎么了?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一天,我昏昏沉沉的,感觉好累。
      
      我觉得我突然成熟了很多,都要陪人家去打别人的孩子了。
      
      晚上,我打电话给子默:回来了吗?明天陪你去。。。
      
      子默说:没有,我得等几天回去。
      
      我想:反正孩子又不在我肚子里。怎么皇上不急有人急啊?。
      
      我说:嗯,那你回来给我电话吧。
      
      没有跟洁发信息,打电话,真不习惯,但一想到她跟别人。。。我就像吃饭时看见一陀大便一样,全无心思了。
      
      我自己在宿舍待着,无聊得不行。红中今天也没在宿舍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      
      红中今天调查了昨天的那个女的,如果进展快的话,估计现在俩人都去操场上溜哒了,红中比较能忽悠,说的话都是一套一套儿的。
      
      有时候我就怀疑,那层膜是被甜言蜜语忽悠破的。
      
      红中直接踹门就进来了,第一次他这样子像头发威的狮子。
      
      我说:怎么了?干麻去了?
      
      他看都没看我,自言自语的说:妈了个逼的,我他妈干你丫的。
      
      我当时就愣了:我操,你丫的怎么了?受刺激了?
      
      他愤怒的嘬着烟:我操,我刚才跟昨天认识那女的,叫刘婵在食堂喝可乐,突然来俩傻逼,一个说刘婵是她对象,旁边那人又叫来好几个人围着我。
      
      又提高声调儿说:我操,我他妈吓大的啊?我拿起玻璃的可乐瓶,刘婵赶紧拉着我,这样大家互相瞪了半天,我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留得全身在不怕抢不过他!我就全身退回来了。
      
      我安慰道:你先别急,你问清楚啊,兄弟们绝对帮你。
      
      红中瞪着眼:问个机巴毛啊?就他妈干他!
      
      我说:我让你问刘婵,人家要真名花有主了呢?
      
      红中冲我嚷:有主了,昨天她不跟别人过情人节去?就算名花有主了,我他妈来松松土!
      
      我烦躁的说:你他妈问问怎么了?手机没费用我的打!
      
      他平静了会给刘婵打电话,才知道那男的叫胡一桶,都叫他大饼,追了刘婵好几个月了,刘婵对他一直爱搭不理的。
      
      红中挂了电话,松了一口气:他追刘婵,她没同意,他还一直死耗着呢!
      
      我说:嗯,明白了。
      
      第二天,祥东打探好大饼他们宿舍在三楼,靠楼梯旁边的宿舍,那天跟大饼一起的不知道是乎必列第多少代,都叫他乎乎。
      
      川西不知道在哪弄来了四根儿铁桌子腿。
      
      我把迁北叫回来,都两天没见到他了。
      
      迁北回来刘问:我试了半食品袋了,怎么都是一个杠儿啊?
      
      川西说:操,小队长就是没事啊!佘晶搞什么呢?
      
      迁北说:那她快两个月都没来那个了。
      
      川西说:你丫的以为发工资呢?再说,工资也有时候发不下来呢。别担心了,下个月就来了。
      
      迁北说:不是不让拖欠农民工工资吗?
      
      川西无奈的说:那就是她大姨妈累了,不来看她了。迁北总是能把川西搞的没话说。
      
      我把门关上,说:今天有行动,全部参加。
      
      红中把事情给大家一说,川西则表现异常激动。
      
      祥东比较谨慎说:不会有什么事吧?
      
      我说:没事,都准备好了。
      
      川西把桌子腿儿发了每人一根儿,迁北拿了后,说:这个我不擅长啊。
      
      我接过来说:有你该干的。又把桌子腿儿仍给了川西。
      
      到了晚上九点多,迁北给我们四个照了个像,然后就开始行动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迁北在一楼的角落寻查着,看到没什么人路过,他拿出电话给我打过来,意思是可以了。
      
      我们四个一路纵队,隐藏着桌子腿儿,上了三楼,刚到拐角儿,整个楼都黑了,红中跑上去,到了314门口,一脚踹了进去,屋里挺乱的,黑漆麻乎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人还挺多,可能有别的宿舍的人。
      
      红中叫了一声:饼饼?哪呢?
      
      就听里面不知道谁答应了一声,红中一个饿虎扑食,一棍子就朝着声音那边抡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川西和祥东二话没说,进去也是一顿乱抡。惨叫声一片。
      
      就听里面一女人尖叫着:敬明,不是我的错,是他勾引我的!
      
      我一听又是女人祸水,火就不打一处来。边骂着边把抡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他们在挨打的同时,发扬了不畏压迫,顽抗到底的精反∵神。拿起屋里的椅子,毛巾,被子等来进行防守。显示器都没放过!
      
      突然,我想到我一哥们说,别给他留面子,使劲抽丫的。我把桌子腿儿一仍,揪过来一个就一顿抽。谁知道我大嘴巴抽他呢,他还能拿起一椅子砸到我头。很有日本片儿里男主角一边干一边拿着DV拍时的良好心理素质和体力。
      
      我一脚踹开他,捂着头边跑边喊:撤。
      
      这一路太他妈黑了,我跑到宿舍时,他们陆续回来。
      
      川西回来第一句话就说:太他妈爽了,那哥们都快叫爷爷了。
      
      祥东说:是啊!好久没打这么爽了。
      
      我着急的说:红中呢?
      
      突然近来一人,我拿手机一照:原来是迁北。
      
      我关了门,着急的问:迁北,你拉完闸干麻去了?
      
      迁北说:我在314楼梯那藏着啊,看你们跑出来,我怕他们追出来,我把门给锁了啊。哈哈,我聪明吧。
      
      我们三个同时说:我操!
      
      迁北说:怎么了?
      
      我说:红中呢?
      
      迁北说:他不会没出来吧?
我说:应该没出来!
      
      我又问:钥匙呢?
      
      迁北说:什么钥匙啊?
      
      我又急着说:你锁314门的钥匙啊?快拿来。
      
      迁北说:我操,我在隔壁宿舍拿的锁,我哪知道钥匙在哪呢?
      
      川西都无语了。
      
      祥东说:那怎么办?红中还能活着出来吗?
      
      我直接跑向三楼。边跑边想,还能打死我?
      
      在我刚跑上楼梯的时候,只听见“扑嗵扑嗵”的,紧接着一个黑影撞就到我身上。
      
      我说:操妈妈,啥玩意?
      
      那黑影扑过来抱着我说:我可见到亲人了!那声音就像是从灾区喊过来的。
      
      我一闻,一股中南海味道。直接把红中拉回了宿舍。
      
      刚进门就来电了。川西叼着烟,强烈的光,使我们睁不开眼。
      
      红中拿了根儿中南海点上,我过去检查了一下,居然没有受伤。
      
      我笑着说:你丫的跑哪去了?自己挑一个宿舍啊?
      
      红中使劲嘬了几口烟,生怕再也抽不着了一样。
      
      然后一弹,烟屁撞在门上,火星四溅。一切担心都已化为无有。
      
      红中卯足了气吼了一句:你们知道吗?谁他妈把门锁了。
      
      大家都憋着,没人说话。
      
      红中接着又说:我灵机一动,就钻床底下去了。
      
      黑灯瞎火的,也没人看见我。后来听见他们把门弄开了,等人全跑出去了,我才敢出来。
      
      这时候大家终于憋不住了,笑的前仰后合的。
      
      我一笑才觉得头很疼,一摸居然头皮里都是血。
      
      看来挂彩的是我。
      
      红中拉着我就去医院。
      
      到校门口碰见紫薇了,走过来调皮的说:又通宵去啊?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4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把捂在头上的手拿到她眼前说:这样怎么通宵?
      
      紫薇“啊”的一声。关切的说:跟人打架了?
      
      我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说:没有,不知道刚才怎么停电了。我在宿舍撞了一下。
      
     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们打架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      
      红中起哄说:别默迹了,一会血尽人亡了。小美女,要不你送他去?
      
      话还没说完,红中的电话响了,红中兴奋的指着电话说:刘婵。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啊。
      
      激动的按下接听键:喂?什么事呀?刘婵?
      
      弓着腰双手把电话举到耳边又说:嗯,有时间。。。嗯嗯,行。。。我在你楼下等你。。。好,马上。。。
      
      紫薇好奇的问我:他怎么这个姿势接电话?
      
      我其实也不知道啊,但在女人面前,必须要装得什么都知道。不光要财富五车,学富更要五车。你要表现得比她还傻,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处男遇到一鸡。
      
      我对紫薇说:他这是生理变化,由于想做某件事,而事情快到了该让他去做的时候,他有点等不急了。从而推动肚子里的废物东西迅速下移。他那个姿势是为了减慢废物东西下移的速度。
      
      跟美女解释一些事情都需要用像她们一样漂亮的词语,至少不能用太俗的话。怪不得她们都喜欢听甜言蜜语。
      
      这要是川西问我,我就可以直接告诉他:红中想拉大便,这姿势是为了控制不让大便失控。
      
      红中恢复姿势,转过身来,嘴巴咧的愣大,好像要没有耳朵挡着就咧到后脑勺了。对我说:刘婵找有事。我找川西和祥东带你去吧。
      
      我刚要说话,紫薇一本正经的说:算了吧,就那俩活宝?
      
      我眨着眼对红中说:你赶紧去约会吧,别管我了。紫薇陪我去。
      
      红中头都没回就跑了,多现实啊,重色轻友。
      
      紫薇也没拒绝我,我俩走到大门口,她拦了辆车。
      
      上了车,她对司机说:人民医院。
      
      这四个字犹如落地雷般冲击我的听觉。
      
      我说:就破点皮,流点血,去什么人民医院啊?到那敢给我换一脑袋。
      
      我赶忙说:司机,前面一直走,右拐,有个诊所。
     在昏暗的车上,从没这么近的看过紫薇,她长得特别精致。散发出来的体香让我又往她身边挪了挪。
      
      到了诊所,浓浓的消毒水味儿让我感觉不舒服,小时候就怕打针,给糖吃也怕,我不喜欢别的女人拿硬硬的长长的东西插我,不过还好,现在长大了,我全赚回来了。
      
      医生岁数不小了,秃顶,腐 败的肚子像个退休了的老专家。
      
      秃顶色眯眯的看着紫薇的上半身说:看病呀?哪里不舒服?
      
      在大街上,目光停留靠上一点,叫欣赏,靠下一点叫流氓。
      
      谁知道在诊所里不然,靠哪都一样!
      
      真是英雄不问出路,流氓不看岁数啊。
      
      我一看,完了:我这捂着脑袋的你不问,你问一个健康的姑娘?医术好不到哪去,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多黑医的画面。
      
      我赶紧说:我看病,您看看我头,撞了一下。
      
      秃顶失望的扒啦过我头说:撞哪了?
      
      我说:椅子。
      
      秃顶说:不是很严重,肿了起来,流了点血。
      
      秃顶拿一把刀冲着我脑袋就过来了。
      
      我忙说:您干麻?
      
      秃顶说:要把头发剃下一块,不然怎么上药呢?怎么贴创可贴呢?
      
     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:女人竖着的嘴每次流血了,没剃了“胡子”不也照样贴大号创可贴吗?
      
      我慌恐的说:您别啊,剃完没法看了。
      
      秃顶说:都有对象了,还怕什么了?
      
      我又想:你个老东西,你都有媳妇了,干麻还找小姐?
      
      当然在医生面前为了自己好受点,想再多也不能说出来。
      
      我笑着说:是啊!那也别剃了,您抹点药吧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5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秃顶边抹药边说:以后小两口儿打架别这么狠,这头脆弱的很。
      
      我坏笑着看着紫薇说:嗯嗯,听医生的啊,以后别总虐待我了。
      
      连忙又说:她误伤,她挺心疼我的,打完就后悔了。
      
      在秃顶抹完把药放回去的时候,紫薇掐着我,在我的腿上轻轻的踢了两脚。
      
      弄好之后,秃顶又给我拿了些消炎的药。
      
      我说:谢谢您啊。多少钱?
      
      秃顶说:五十。
      
      我很茫然的说:也没干麻呀?怎么这么贵?
      
      秃顶说:这还贵?药都给你拿的进口的。闲贵怎么不去医院啊?又给你拍片子,又照透视的。。。弄不好还说什么轻微型脑振荡,人都怕死啊,一吓唬你,要多少钱你不都得给啊?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4-24 23:5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来的时候,洁给我打了电话.我没有接,紫薇问我干吗不接?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.
      
      她则极力的劝我和洁重归于好!
      
      我俩在操场上溜达了几圈就回去了,还有好几对儿在那恋恋不舍.春意正浓呢...
      
      回到宿舍,川西在玩游戏呢...总是叼着烟...这大学四年我占的最大的便宜就是免费的抽了他们不少二手烟!!!
      
      祥东躺在床上悠闲的看着书.
      
      川西逗我说:你咋这么就回来了?
      
      我好奇的看着他:那我应该怎么回来?
      
      祥东说:我以为你得弄得跟木乃伊是的呢.最起码也得整个阿拉伯大老爷们吧???太让人失望了...
      
      我无奈的坐在床上:靠,真应该我拿着锁,把你俩丫的锁在里面!
      
      我洗淑完毕,躺在床上,不知道哪来的猫外面在叫春,嗷嗷的,叫个不停...
     躺在床上,翻过来倒过去的睡不着...不是因为头疼...
      
      你说打架这么耗费体力的活,现在也不觉得累.头也没啥疼的感觉.
      
      脑子里不断的盘旋着紫薇说的话.
      
      看得出来,紫薇是个善良的姑娘.可是,善良的人替不善良的人说话,她并不能代表她!不然警察这个职业的存在就没有什么意义了!
      
      从我上学懂得哪个姑娘长得漂亮开始,我就希望找到一个漂亮的姑娘,能于与她在校园漫步,在法国梧桐树下谈天,在绿阴阴的廊亭下说地.
      
      我相信这个愿望很多人都有,可是这样的机会从来不曾遇到过.
      
      好不容易有个漂亮姑娘了也是和别人看风景去了.更残酷的是有了漂亮姑娘了却没有风景可看.
      
      川西走过来拿杯子喝水,看我愣神说:想什么呢???
      
      我回过神把我所想的跟他说了.
      
      不料川西说:你让椅子砸傻了???有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在身边,还不想和她上床???真他妈不是男人!!!
      
      话音未断,红中兴高采烈的进来了:又和谁上床啊?谁不是男人啊?
      
      我坐起来说:跟川西这种人就他妈没法谈感情!!!他丫只有游戏上的交易和肉体上的交易.
      
      川西反驳说:操.我还知道升级呢!
      
      红中四周看了看,走到川西跟前,把杯子拿了回来.咕咚鼓动的喝着水.大学的生活与母系氏族公社的区别就是除了女人不共同使用之外,什么都是共产的!!!
      
      我说:你丫的慢点喝,跟饮驴是的.不会刚才接吻流失水分太大了吧???
      
      红中从近来到喝水一直保持得二五八万是的,我又说:刘婵叫你出去干吗啊???
      
      祥动把书仍一边,竖着耳朵坐了起来:我说你俩怎么不是一起回来的呢?他小子泡妞去了啊???
      
      红中坐在椅子背上,脚放在椅子板上,止高气傲的说:她打电话约我,我不去太不给人家面子了!
      
      川西突然说:不会是旁边埋伏着饼饼的人吧???你刚出现,给你一顿痛扁???
      
      红中无奈的说:靠,你们有没有良心啊?别打杈了.不过刘婵到是知道了这个事情.
      
      祥东说:不会明天学校就调查吧???
      
      红中说:你当你写举报信了???还是到网上散播学校这不好那不好了???不然学校才懒得查你!
      
      我着急的说:都别扯了.到底怎么样了???你跟刘婵,你表白了没有???
      
      红中深沉的说:已经八九不离十了.不过她说要等段时间,那饼饼刚莫名其妙的挨了顿干.她不想再出什么事了.
      
      我说:恩恩,得请客犒劳犒劳大家啊...
      
      红中啵都没打一个说:行.就这么着!
      
      我躺正了身子,看着外面漆黑的夜.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特别的空虚.
      
      枕头下面的手机响了起来.我一看是子默.
      
      突然想起还有个孩子要打呢.
      
    男人是喜欢漂亮的女人,这也是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外面找小姐...
      但其实男人更需要能让他安心的女人.这才是他心底最爱的.毕竟小姐只是满足他胜利的需要.是不谈感情的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西北大学论坛 ( 陕ICP备08000519号

GMT+8, 2019-10-16 14:38 , Processed in 0.194449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站务QQ:57115858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