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北大学论坛┊西北大学bbs┊西北大学┊西大论坛┊西大秦风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移动 移动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238|回复: 2

转载《夜奔》台词精选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7-12-3 12:0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少东: 我离家太久,家乡对我比异国还要陌生,很多看来理所当然的情感,其实并不纯粹,比如乡愁,亲情,虽然读过许多对它的描述,但我找不到它的颜色,声音和气味。还有爱情,理所当然的爱情,这对我是另一个讽刺。
       我的感知依靠接触,好比琴弓压在弦上擦出来的声音,至少我可以听见它,感觉它震动我的指尖和胸口,我不迷恋虚构的世界。

      英儿: 你的话让我惭愧,我是这样心甘情愿地沉浮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,戏台上的那些忠义和情爱,昨天看了《牡丹亭》的《寻梦〉,还是哭了,比起现实生活,我更熟悉那些戏曲故事里的人,他们的悲喜冷暖,有时一句台词就能让我落泪,我但愿你不觉得我可笑。

     少东:不,也许我回来,是为了在家乡埋一滴眼泪,也让我这一生也有乡愁。
     (英儿看林冲夜奔)是他,我发誓,在这一刻前,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就是荣庆班挑梁唱夜奔的武生, 那一张安静的脸,那一双总是回避开的眼睛,即使见过他的身手,还是不能相信。
     
      数时辰,时辰至.,弃朝廷....也只有林冲。

      英儿:我始终想知道,当你眼睛触到林冲的那一刹那,你究竟看到了什么?

      少东: 我不是看,我是听,我对声音及其敏感,一开始我被他唱腔惊撼,我问那声音从哪里来,他离我这么远,声音却可以像一根锥子,直锥进我的心里,我不知道他在唱什么,可我竟到听出他胸口一种抑郁和悲愤,那是千军万马化作一滴男儿泪,那是暗夜孤身被弃置在荒野里的悲凉。我能懂,空荡荡的台上连一块简陋的布景都没有,但那是一个世界,随着他的肢体,他的眼神,我像被催眠一样,接受一切他给我的想象,山路,庙门,月冷星稀的寒夜,他存心要逃。

      望家乡,去路遥,想母亲将谁靠,他哪里生死,惊芒了,怀揣着血刃刀,行一步哀嚎哭,行走羊肠曲路遥....
      声音,戏剧,舞蹈都在当下。
      成离寇。惶离叛,如雄鹰展翅,玲珑狡兔脱巢,毒蛇出洞,判官皆非公正,尽管蓬头垢面,此一役战得天旋地转,高俅,管教你海崩山啸......

      林冲对少东说:我这记着你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你有一双好看的手,
       林冲对英儿说:我要你和少东好好i过日子,以后唱到“望家乡,去路遥”的时候还能想到我。

       少东:      英儿,我喜欢你。
       英儿:      可是你也爱林冲。
       少东:      我不能爱他,也不可能爱他。
       英儿:      但是你也不可能爱我,你走吧,我宁愿我们可以写一辈子的信 ,宁愿守着你的一份心,也不要你把你把心藏起来,作我理所当然的丈夫。
       少东:      我从来没有对你隐藏过什么,我只是把我自己迷失了。
       英儿:      你会找到你的答案的。

       少东 :     我并没有找到我要的答案,我甚至连林冲的下落度都没有找到,他消失了,我逃到美国,你呢?。

       英儿:     我这里上演了另外一出戏,你不会感兴趣的,云天楼除了经常借给黄军集会,唱鬼子戏,已经没有戏班子登台演出了,但是我还是经常一个人去那,空气了还有那些飘散不去声音,戏台上还有那些叫人悬念的故事,只是这些故事里多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。

       少东:     我这里是一个礼拜七天千篇一律的演出,我独来独往地生活在纽约,和家乡失去了联系,只有你,你像是我和这个世界的脐带,读信和写信使我相信,我还在这个随时等着末日要来的城市里活着,活着.....究竟是不是一种悲哀,我答应你要找到答案,否则....我宁愿把我的触角折断,栖身在这里,一辈子。

      英儿:      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,关于活的悲哀,在我这个沦陷的黑色城市里无所不在...你家现在已成了某个军团的团管司令部,那天骑车经过,看见你的窗户开着,很想喊你一声。

       少东:      当我收到移民局的通知,看到那个水晶玻璃的大提琴,已经是1947年的冬天了,距离林冲斯死在医院里整整一年,我无法想象这会是我们再见面的方式,那个大学的夜晚,我一个背转身,我和林冲既是生离,也是死别。这些年,我的梦,始终是在那个雪夜的道路上无止尽奔跑,或者梦见自己赶赴医院,见他最后一面,握住他的手,对他说出我的爱。

      少东:   你一直没有告诉我,你把那个水晶大提琴给了他。
      英儿:   是的,我没有告诉你,我一直爱着他。

      少东:   我感激我这一生,虽然它是那样的遥远和漫长,我始终有你听我说话。
      英儿:   我们的事,也只能对彼此说。
      少东:   所以你明白我此刻的孤独,是吗?这个城市还在,我还在,有人走过我身边,问我这三块墓碑,我说这里一个是我妻子,一个是我爱人,我还是决定把你摆在我们的中间。
发表于 2007-12-6 23:5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09-8-9 00:14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西北大学论坛 ( 陕ICP备08000519号

GMT+8, 2019-7-21 22:22 , Processed in 0.249333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站务QQ:57115858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